蒙恩见证
当前位置:主页 > 蒙恩见证 > |

用脚飞翔的女孩——无臂演唱家莲娜玛利亚的精彩见证

作者:淡然如水 发表于:2015-12-03 09:27 点击:

 

莲娜玛利亚Lenamaria

1968年出生于瑞典

3岁开始学游泳

4岁开始拿针刺绣

5岁完成了第一幅十字绣作品

15岁进入瑞典游泳国家代表队

18岁参加世界冠军杯比赛

19岁进入大学专攻音乐并取得驾照

21岁荣获瑞典皇后接见并成为全球知名的演唱家。而她,是一个天生没有双臂,左脚又有残疾的人

引言:

  她,像许多孩子一样,从小就充满好奇。有很多喜欢、想做、想体验的事情,经常用自己独创的方法克服困难。三岁开始学游泳,十五岁入选瑞典国家代表队,十八岁参加世界大赛,最拿手的项目是蝶式。她和男生打排球、充当篮球裁判,也像一般女孩子学缝裁、学烧菜,一成年立刻拿到驾照,还想学开大卡车,最喜欢的科目是绘画和音乐。长大后进入斯德歌尔摩大学专攻现代音乐。如今,她是一名出色的职业演唱家,巡回世界各地表演。她特别钟爱黑人灵歌,也唱自己创作的福音诗歌。有着这样多采多姿的人生,难怪她时常赞美神“我的人生没有缺乏!”

 

  如果你知道她一生下来,完全没有双手,左脚短了一大截,你是否会吓一跳?没有手的孩子怎么打球?游泳?开车?她怎会如此热爱生活、精力充沛?她怎会如此乐观向上、勇于创新?让丽娜·史旺生(Lena Maria Swanson),亲自诉说她充满喜悦的生命故事……

 

童年篇──全世界最棒的父母

 母亲单身时从事复健治疗,婚后到我十岁前,辞职在家当家庭主妇。我和弟弟奥雷,加上一箩筐的家事,让她忙进忙出,但是她每天依然很快乐。奥雷上大学后,母亲恢复做复健治疗师,她很喜欢这份工作,她说帮助残障者恢复身体机能,比任何工作更能带给她成就感。她一定也是禀着这样的信念,扶养我长大的。

 

  从我一出生,父母亲就定意以对待普通人的方式来养育我,对我的残疾不以为意,这是他们教养我的重要原则。话虽如此,对于我的重度残障,他们一定比我更痛苦;不过他们时常彼此提醒,绝不放弃或自我消沉,坚持尽量教育我成为一个能自立的孩子。

 

  长期任职警界的父亲,起初对于带我出入公众场所,有些抗拒。母亲却毫不妥协,她认为神对我这样的身体,也有美意。因此,积极带我到公园、购物中心、甚至海水浴场。三岁起,我每周都随父母亲上教会,他们说:“只要不打扰别人,丽娜做什么都可以。”我最喜欢坐在他们中间画画,丝毫不觉无聊。

 

  所以,从我懂事以来,从未想过自己的身体是差的、难看的、讨厌的。家人常开我玩笑说:“冬天时,你的手不会冷,很棒啊!”这样直率的玩笑,是不是让你大吃一惊?记得小学时,朋友送我一个戒指作圣诞礼物,对于这样的错误,我毫不介意,当场和朋友大笑一场,后来她换了项链给我。说真的,很多朋友根本就忘了,我是个没有双手的残障者,不是很棒吗?

 

  从小遇到困难,我都会找父亲商量。父亲对于小孩犯错,只要真诚反省就不加责备。因此,我没有被父亲严厉责备的印象。有一次父亲对我说:“你长得和祖母很像,连个性都像。祖母的一只脚患有严重风湿,行动不便,但她要养育八个小孩,每天得提着装满水的大木桶爬上二楼,她总是高高兴兴地做该做的事,从来不发牢骚。”听说祖母是虔诚的基督徒,我很高兴父亲夸我长得像她,可惜我没见过她。

 

  不论母亲当家庭主妇还是在出外工作,父亲都很能体谅她的辛苦,并且时常表达感谢。我的父母都深信,养育我的体验和经历,有神特别的旨意和引导,即使有些事他们不能理解,只要把每一天交在神手中就可以了。

 

  看到父母这样信靠神,使我也深信自己的人生一定是美好的。

 

成长篇──无限的可能

  “丽娜从小充满好奇,只要看到人家玩游戏,一定吵着也要试试看。其实,神给所有小孩都有这样的好奇心,只是多半被大人扼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消失了。”

 

  父母亲从不阻止我尝试任何事,反而引导我。我三岁开始学游泳,五岁学会漂浮,六岁会用背部游一点。十一岁时,因为没有手练跳水很危险,我的游泳课暂时中断了四年。于是我开始玩排球,我总是先用三十分钟训练以头击球,习惯了被球打到头部的疼痛,就能跟大伙一起玩球了。

 

  一九八三年,我十五岁,瑞典将残障运动会列为正式比赛,全国开始热烈地举办各种竞赛。我也加入邻镇的游泳俱乐部。三年后入选国家代表队,在瑞典第一届残障奥运资格赛中,我在五十公尺仰式和自由式都获得第一名,还得到一百公尺自由式铜牌。

 

  一九八八年汉城残障奥运会,是我游泳经历中最重要的一年。我一共参加四个项目,可惜我最擅长的二十五公尺蝶式,因为出场选手不足而取消。大家一定很难相信,没有手,怎么最拿手的是蝶式?因为蝶式的双手动作非常难,没有手反而比较容易。结果,我的成绩是二十五公尺背泳第四名,自由式第五名,仰式第六名。

 

  母亲说我出生后没多久,就会用脚趾头抓东西。常常把抓到的东西往嘴里塞,因为身体特别柔软,不用人教就能用脚趾做出手指一般的动作。五岁时,我看母亲做缝纫,也用脚趾依样画葫芦。中学时用缝纫机裁制了一件夏天的洋装,即使现在,我也会缝制一些登台演唱的正式衣裳。

 

  我从小也喜欢画画,很希望加入“国际口足画家协会”。这个团体的总部设在列支敦士登,会员限定为二百一十人,无人退出就不能增加新会员。我以研究生的名义,不断把自己最满意的作品送去审查,目前还未成为正式会员,但我仍然怀抱着极大的希望。

 

  高三时,我开始用独创的方法学驾驶。我先请车行将车的构造改成双座,能够同时驾驶,然后跟坐在一旁的教练学,结果只花一个月就拿到驾照了。瑞典的福利政策很好,汽车改造费全数由政府支付,连买新车也补助近三分之二的金额。我在国内演唱,平均一年要跑四万公里,五年下来我的汽车已经跑了二十三万公里。

 

  最近,我还尝试坐机车狂飙,我用橡皮绳将身体绑在朋友身上,让全身感受飙车的速度,真是太棒了!因此,我很能了解飙车族的心情。

 

  父母亲一开始就让我上一般小学,一至五年级,学校安排助手帮助我用餐、上厕所、换体育服……。六年级起,改由几个同学轮流帮我。中学时,学校也安排了助理,但常在我有需要时却找不到人,于是我开始摸索自己解决琐事的方法。后来,除了拉背部的拉练及从学校储物柜拿取教科书这两项还有困难外,我几乎都能运用口足打理日常所需了。

 

  中学时,我喜欢和好友腻在一起,母亲常劝我:“尽量多交几个朋友吧,不要只和一个同学玩。”后来我才了解,一个人帮我,负担会太重,多交几个朋友,每个人的负担会减轻许多。高中时我交了好些亲密的朋友,真要感谢母亲的睿智。

 

  现在我单独住在斯德哥尔摩的出租公寓。虽然可以申请国家经费改造厨房的瓦斯台、洗涤台等设施,但我没有这样作。我宁可训练自己的身体,藉着高椅子等工具的配合,尽量过得跟别人一样。我的公寓时常开放给朋友聊天、聚会,我会请朋友吃我最拿手的料理,菠菜乳酪意大利面。

 

  我还有许多想做、想体验的事,每一项都充满无限的可能。我希望有一天能考取大卡车和大客车驾照,这样我可以接送很多人,还可以充当亲善使者,载运必需品和圣经,给贫穷国家的百姓。我很喜欢旅行,尤其喜爱到温暖的地区,瑞典的夏天很短,我想在阳光充足的地方,人的心都会温暖明亮起来的。

 

  这是没有缺乏的人生

  因神给我一颗丰富的心代替手

  使我能爱惜自己

 

 

信仰篇──耶和华是我的牧者

  在瑞典,小孩通常很小就受洗,我也一样。稍懂事时,就跟父母一起上教会,他们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耶稣住在我们心里,他是丽娜最亲密最可靠的朋友。”受父母的影响,我从很小就接受耶稣作我的救主了。在教会,我结交了很多可以一起祷告,彼此扶持的朋友和长辈。

 

  奥运前一年的严格训练,我曾因课程太辛苦而萌生退意。这时,一位经常为我祷告的姐妹打电话给我:“我正为你祷告,觉得上帝希望你能继续游下去……”这通电话打消了我退出的念头,我相信上帝透过她,支持我一路坚持下去。我并不特别喜欢参加比赛或得奖,是因游泳队里,只有我是基督徒,我想向队友证明,我的好成绩是上帝给的,这是上帝给我的使命。奥运期间曾有报纸称呼“丽娜是运动选手中的明星”,其实真正的“明星”应该是那位在背后支持我的耶稣基督。

 

  奥运结束后,我生平第一次单独旅行,要去日本神户拜访一位瑞典宣教士。我由汉城出发时,才听说必须在七十二小时前向航空公司确认机位。因为遇上交通阻塞,抵达机场时已超过规定划位的时间了。我的名字列在候补名单上,只好在一旁耐心等待。离家这么远,孤单的在陌生的机场,也不知能不能登上飞机,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渺小和无助。我不安的作了一个简短的祷告,随后就在心里唱起《信靠他》这首诗歌,心情很奇妙的安静下来,深信照诗歌所说,主时常帮助我。站在候补队伍中,我突然发现,我的票面盖有一个显眼的P字,和前后乘客的不同,于是向航空公司询问,职员说:“啊,原来你在这里,我们在等你呢。P代表你是残障奥运的选手,不需要排队,可以上飞机了。”

 

  回国后,我将自己那时的感动和感恩之情,谱成下面这首

《在何处》

 在我身体里面

  我听见你呼唤我名

  以你微小的声音

  你像和煦的微风

  在那里

  我在你手中

  何等安静

 

  你说“我爱你

  想成为你至近的亲属”

 

  真的真的

  何等美好

  我在的地方

  常有你同在

  你关心我

  注视我心灵深处

  只为听我的心情

  你肯花时间

 

  我无法理解的事

  或者我失败的事

  你全都知道

 

  但你还是爱我

  我知道

  你是

  爱我爱我

 

  我经常在演唱会唱《诗篇二十三篇》,这是发自内心的赞美:“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虽然,平时为了喝一杯水,得花一般人想像不到的功夫和时间,我却也因此学会多多忍耐。

 

  我不问神“为什么不治好我的身体”,因为我早已了解,他会赐给我活下去所需的力量和喜乐。全能的神有能力改变我的手脚,他既保留我的残障,一定有他的美意。或许他是要藉我向世人证明:心灵的健康比身体的健康更重要。

 

 

 

服事篇──喜乐地为他而活

 

  从小我就很喜欢唱歌,五岁参加教会儿童诗班,为使阵容整齐,老师让我站在椅子上唱。小学开始学风琴,当然是用脚来弹,老师特别到家里教我,这对我参加诗班很有帮助。

 

  高中三年我选修许多音乐课程,包括古典音乐的基础和作曲技巧等,曾参加音乐剧“西城故事”的演出。在瑞典进大学是以高中成绩申请,在一○三名竞争对手中,我很幸运,成为斯德哥尔摩音乐大学现代音乐科的四名录取者之一。

 

  我选择专攻爵士乐和宗教音乐,这二者都很能直接表现自己的个性或情感。特别是有百年以上历史的爵士乐,跟摇滚乐、流行歌曲很不同,本质上不受时代潮流影响,很有学习价值。

 

  大二那年,报章杂志披露了我的成长故事后,我就时常受邀到各地演唱。在参加电视台的节目时,常有观众要求我“模仿玛丹娜”,但我不适合唱她的歌,总是坚定地拒绝。

 

  一九九○年四月,我应邀参加莫斯科一场慈善音乐会。会场来了许多因越战而伤残的人士,照说他们应该都听不懂我唱的歌词,却有许多人感动得落泪。我一直深信是主的同在使我的歌能触动人心,他的同在也是我喜乐的泉源。

 

  次年,我到美国旅行演唱,有机会跟二千五百人的黑人诗班一起赞美,我感觉唱诗简直就是他们的生命。其实我唱的爵士乐,也都是赞美神的灵歌,无论在教会内还是教会外的舞台上,我都是为那位指引我“唱吧”的上帝而唱。

 

  圣经里记载有圣诗班,到战场最前线唱歌而打败敌军的故事。我知道上帝藉着我对他的赞美,要传达给每一位听众,神与我同在的事实。赞美诗可以渗透到人灵魂最深之处,有洗净人心,引导人转向神的力量,我深信这就是我唱歌的目的和使命。

 

  因此,我必须献上自己,以他喜悦的方式生活,好向他发出赞美。《我的人生》这首歌表达了这样的信念,我是先谱出旋律和节奏,在灵感泉涌时再配上歌词,最后添加和音完成了这首创作曲──

 

  耶稣 我献给你

  我全部的心思和意念

  耶稣 我把所有都献给你

  你是拯救我的磐石

  你是和平的君王

  所以我想把

  我所能做最好的一切

  献给你

 

  我将一生献给你

  全部交托你手

  我的一生全部献给你

  我把我的一生

  交在你的怀中 耶稣 你是我初恋至爱

  你是充满爱的最好朋友

  耶稣 你舍了自己救拔我 你是拯救我的磐石

  你是和平的君王 所以我想把

  我所能做最好的一切

  献给你

 

  我将一生献给你 全部交托你手

  我的一生全部献给你 我把我的一生

  交在你的怀中

  我消沉之时 你赐我力量 你所赐尽都是喜乐

  我献给你我的一生

 

 

婚姻篇──耶和华必有预备

 

  在瑞典,离婚和同居的情形相当普遍。我周围的年轻人,一谈恋爱就很容易受到同居的诱惑,但不是正式的婚姻,也很容易分手。如果我决定要结婚,就绝不离婚。我希望能建立像我父母一样的家庭。

 

  我对婚姻满怀憧憬。理想的伴侣,第一要人品好。特别是我,如果丈夫不能在家事或育儿上主动帮我,根本没有办法一起生活。第二要有同样的人生目标和使命。房子、财富、健康、工作等,今天拥有,明天可能失去。所以我想跟一个不受这些东西束缚,能为永远不变的神尽心工作的人结婚。当然,如果是美男子更好,我乐于接受。

 

  虽然开出这些条件,不过我想神比我清楚,他知道什么样的男性对我最合适,他可能早就为我预备了,只是我还不知道。几年来我一直怀抱着进入婚姻的梦,将自己的愿望告诉神,还写过一首曲子叫《不要隐瞒》。

 

  一九九二年,我进入荷兰一所圣经学校进修,后三个月是到印度实习,在那儿生活十分艰苦,我们几个同学成了很好的属灵同伴,一起经历上帝奇妙的作为。之后,我又进入夏威夷一所圣经学校。在充满阳光的校园里,上帝的手更深地触摸我心灵深处。他问我,可不可以将我对婚姻的期待和他给我的婚姻应许,全部交还给他。

 

  这真的很难,我认真的思想:究竟上帝本身和他对我的爱,是否就能满足我全部的愿望?答案是肯定的,我决定将结婚和建立家庭的梦还给上帝。

 

  我学习跟随主,全部时间与主共度。这一年上帝教导我许多,更透过各样的方式表达他对我的爱,我所能的就是以爱来回应他。如果,有一天,上帝把我的歌唱天赋收回,安排我走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我一定会心甘情愿跟随他走。因为,我已深深体验,上帝的旨意高过人的旨意,上帝的道路非同人的道路。

 

 

  一九九四年,上帝赐给我未婚夫,他叫约伦·克林贝尔(Bjorn Klingvall),是出生在斯德哥尔摩的一位优秀青年。一九九五年,我们步入结婚礼堂,这开启了我人生新的篇章,我知道在我们的婚姻里,有上帝同在,他是我们最大的倚靠。

发表评价

评论内容:请直接发表对内容的评论,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