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主内资讯 > 国际资讯 > |

《桃姐》刘德华原型李恩霖:苦难中有上帝的心意

作者:全球基督徒见证网 发表于:2012-03-08 12:32 点击:

 

    《桃姐》改编自基督徒监制李恩霖(Roger)的真人真事,描写老仆与少主人俨如母子真挚感情。因着疾病和苦难,让两人原本无法相近的主仆关系变得亲如母子,主人公李恩霖回想发生的一切时,惊叹:一切都有上帝心意,原来在逆境中,我们会学到更多,而这些都是在顺境时所忽略的,我们便不应在遇到苦难时,便去问上帝为何此事要发生在我身上。
 
《桃姐》讲述了生长于大家庭的少爷Roger(刘德华饰)与自幼照顾自己长大的家佣桃姐(叶德娴饰)之间所发生的一段触动人心的主仆情。Roger自幼被桃姐所照顾,在几个孩子中桃姐也最偏爱他,桃姐年老中风后,桃姐中风后,Roger始惊觉对方的重要。一向备受照顾的少爷仔,终于放下身段,学习照顾桃姐,甚至陪着她走完最后的人生路。其间没有大起大落的矛盾,也没有爱恨情仇的纠葛,它是发生在我们任何一个人身边的琐事,吃饭过节、养老送终。它细碎、舒缓地铺陈出一个老人与死亡为伴的最后时光、一段介乎与母子和主仆的暖暖情谊。
 
“苦难是有意思的,这包括桃姐要入住老人院。或许在人看来,为何桃姐晚年会如此凄凉。因入老人院对大部份长者而言,等于判了他们死刑,大多数长者入住老人院约3、4年后便离世。面对这景况,大抵有人会问:为何上天要这样待你和桃姐呢?可是当我回头一望,就会发现,原来在逆境中,我们会学到更多,而这些都是在顺境时所忽略的。”
 
桃姐毕生照顾Roger一家,片中提及她中风前,正为Roger预备晚餐。桃姐中风后,Roger始惊觉对方的重要。一向备受照顾的少爷仔,终于放下身段,学习照顾桃姐,甚至陪着她走完漫长的人生路。
 
“我们便不应在遇到苦难时,便去问上帝:为何此事要发生在我身上?”
 
就像片中扮演Roger的刘德华,带着扮演牧师的林以诺牧师,到医院探望接受手术的桃姐(叶德娴饰)。当林牧师带领戏中的Roger和桃姐一起祷告:“我们可从苦难中,学会安慰别人。”此话便令他非常感动。
 

电影《桃姐》剧照(图:资料图片)

《桃姐》导演许鞍华和监制及刘德华原型李恩霖(图:资料图片)
 

 

原型“桃姐”:上帝忠心的仆人 蒙爱的儿女

 

电影《桃姐》改编自香港著名基督徒监制李恩霖的真实故事,为的是纪念那位一直照顾他成人的女佣。已返回天家的桃姐,毕生服侍李家五代人,直至中风入住老人院,才结束与李家的宾主关系。这使大半生与桃姐生活的电影人李恩霖(Roger),在生活上失去依靠,还影响他往后对人对事的看法。眼见景物依旧,人事已非,令本精于计数的Roger,开始反思自己与桃姐的关系,并动笔写下多年来两人相处的一点一滴。箇中平淡的生活,不但泛起了涟漪,亦成为日后电影《桃姐》的故事蓝本。

“我从婴儿开始,由桃姐照顾,后来换我照顾她,就像人生循环。”李恩霖是嘉禾电影公司的制片人。在电影《桃姐》里,作为编剧和制片人,他讲的是自己的故事。

桃姐原是李恩霖母亲家的女佣。她自小家贫,父母把她送人抚养,养父又遭遇不幸被杀,养母在她13岁时把她托付给李恩霖的外祖母。在李恩霖母亲结婚的时侯,她也一起从澳门到了香港的李家。

桃姐和李恩霖母亲同岁,感情深厚。半个世纪里,她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把李家当成自己家,谢绝了别人家的高薪邀请,没有离开过。

李恩霖和妹妹出生后,桃姐又承担起照顾他和妹妹的责任。

1980年代,李恩霖父母和妹妹移民去了美国,家里就剩下他和桃姐,除了他赴美求学、工作的十几年外,桃姐一直是他生活的一部分。

2000年,桃姐回到教会,开始投入教会生活。“一直以来,桃姐都想返教会。奈何她是个文盲,要她唱诗和看圣经,自然会有困难而令她却步。截至2000年,我妈妈带她返教会,在教会中得到弟兄姊妹的接纳和帮助,大家没因她学历水平低而轻看她,反而设法子帮助她,这使桃姐更投入教会生活。”

在Roger的记忆中,桃姐虽目不识丁,但却参加了教会的查经班。“精灵”的她不但晓得背诵圣经金句,甚至连一些诗歌的副歌部分,也晓得怎样唱。慢慢她明白到学历水平高与低并不重要。因在上帝眼中,真心相信祂才是最重要。这令桃姐茅塞顿开,决心受浸加入教会。

成为基督徒后的桃姐同样是上帝忠心的仆人,对上帝赐予的从不吝啬,以忠心管理,把从上帝而来的献给上帝用在上帝的家里。“我有时会劝她不要捐钱捐得那么豪爽,留一些给自己用,因她总把大部份人工奉献给教会。现实中的桃姐不重视金钱的价值,除了奉献给教会,在酒楼用膳后,会给侍应生百元小费。因她总觉得那些侍应生招呼他们是很辛苦的,所以在这些小费上便毫不吝惜。”

2003年,桃姐突然中风,半身不遂,无法继续做家务。从医院回来后,她向李恩霖提出,要搬到老人院去住。考虑自己因为拍电影,经常不在香港,无法照顾桃姐,李恩霖把她送到了老人院。

“桃姐对家务的要求极高,如果我找工人照顾她,是达不到她的要求的。我也不懂得怎么照顾她,即使给她洗衣做饭,她也不会接受,她性格要强,也不习惯给别人服侍,她会觉得自己没用,心里不舒服。”

去老人院前一天,李恩霖和桃姐挑选要带去的衣物。桃姐的房间,是用阳台改成的。一张狭小的单人床铺,房间靠墙的上方挂着一排大木柜,里面放着缝纫机、保温饭盒和不再使用的器具,下面镶嵌着一台洗衣机,床铺对面的窗下放着两个大樟木箱,占了房间三分之一的空间。

箱子是李恩霖母亲当年的嫁妆。在打开的木箱里,他惊讶地发现了他和妹妹童年时的手工玩具、衣服、尿布,桃姐背他上街闲逛时的背带,给他和妹妹缝制的红色棉袄,他在幼稚园时穿的老鼠戏服,小学时的保温饭盒……

“我父母移民到美国后,箱子一直摆在桃姐的房间,我一直不知道桃姐箱子里装了什么东西,这时候我发现她珍藏着我的人生记忆和成长片段……”桃姐摸摸这儿,摸摸那儿,什么也舍不得丢。

自幼饮食起居受桃姐照顾,李恩霖和桃姐感情深厚。由于母亲对他和妹妹期望高,管教严厉,他对母亲敬畏有加,不如和桃姐在一起自然、放松。“我们是主仆关系,不如母子关系那样复杂,少了期望和冲突,在一起时反而轻松愉快。”

在老人院的三年里,桃姐的健康每况愈下。中风是老年人的常见病。经过治疗后,桃姐病情一度好转,结果不久后再度中风,不仅行动不便,言语表达也出现障碍。

不管工作多忙,李恩霖只要在香港,都会每周去老人院探望桃姐。每次他一进老人院的大门,熟悉了他的老人都会叫:“你干儿子来看你了。”去老人院的次数多了,他也从护工那里,学会了照顾桃姐,推轮椅陪她上街,喂她吃饭。

照顾了一辈子别人,桃姐很不习惯李恩霖给他喂饭。在李家几十年,她从不上桌吃饭,总是一个人躲在厨房吃饭。偶尔和李恩霖外出用餐,她既尴尬又紧张,直到她中风后,桃姐才肯接受李恩霖喂她吃饭。

”她住在老人院时,我曾带牧师和教友一起去探望她,在精神上给她很大安慰;她最后居住的老人院,也是香港基督教团体开办的,使得她能够继续参加礼拜和祷告。”

2006年,桃姐,上帝忠心的仆人,安然回天家。在她生命的最后阶段,上帝把李恩霖带回她的身边,是在疾病中的桃姐最大的安慰。

桃姐去世后,李恩霖保留了桃姐房间的摆设。柜子、箱子里的一件件物品,让他想起它负载的人生记忆,他把那些曾经遗忘掉的记忆,写在了笔记本上,后来又写成了电影剧本,找到了许鞍华,随之有了今天的《桃姐》。

《桃姐》由导演许鞍华细腻深刻诠释,以及刘德华与叶德娴两大王牌倾情演绎,去年威尼斯电影节上参展并获四奖,其中叶德娴获得威尼斯影后;而且在第48届台湾金马奖中斩获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与最佳女主角三项大奖。


《桃姐》剧照(图:资料图片)

《桃姐》剧照(图:资料图片)

发表评价

评论内容:请直接发表对内容的评论,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